新聞中心
集團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集團動態
?改革開放 40 年·風云錄|從“中國第一架”到“世界第一高”
來源:河南日報客戶端 作者:欒姍 發布時間:2018-07-19 11:58 點擊量:2135

 

  鄭州煤礦機械集團西廠區,高聳的法國梧桐樹,蘇聯風格的建筑群,記載著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1964年,中國第一臺自移式支架誕生。

  1984年,世界第一臺中位放頂煤支架研制成功。

  鄭州煤礦機械集團東廠區,現代化的工業廠房里,智能化的生產流水線上,新的激情正在燃起:

  2016年,中國第一套煤炭成套綜采支架出口美國市場。

  2018年,“世界第一高”8.8米電液控制兩柱掩護式液壓支架下井調試成功。

▲2018年鄭州煤礦機械集團研制的8.8米電液控制兩柱掩護式液壓支架。資料圖片

▲1964年鄭州煤礦機械廠研制的中國第一臺道布森仿英自移式支架樣機。資料圖片

  中國40年改革開放歷程,風云際會、波瀾壯闊。這位“共和國長子”用探索和實踐證明:改革開放的浩蕩春風,讓鄭煤機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強大活力,給予了河南國企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的拼搏勇氣,譜寫了中國煤機從“中國第一架”到“世界第一高”的傳奇故事。

  創新引領改革——“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

  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第九大街,一座形似液壓支架的東廠區大門傲然挺立,仿佛在訴說著鄭煤機在中國煤機制造史上的崇高地位:鄭煤機始建于1958年,前身是鄭州煤礦機械廠,是國家“一五”計劃中由蘇聯援建的156個重點項目之一。

  將歷史的時針回撥。當時,中國煤炭開采技術還停留在“靠炮轟”“拿鎬挖”“用筐馱”的階段,機械化程度很低。同期,液壓支架已經開始在西方國家出現。

  1955年,原煤炭工業部作出中南地區在鄭州建設煤礦機械加工企業的立項決定,來自五湖四海的青年人聚集鄭煤機,為新中國的工業化夢想共同努力奮斗。

  1964年,中國第一臺自移式支架在鄭煤機誕生。

  歷史的鴻篇巨制一旦開啟,每一頁都是嶄新的。

  1978年,中國開始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我國大力發展煤炭綜合機械化開采技術,開始從國外進口價格昂貴的綜采設備。由于國內外地質條件不一樣,一度出現了“洋雞趴窩不下蛋”的情況。

  “花錢可以買產品,但是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原鄭煤機研究所所長楊振復回憶說:“當時煤炭工業部號召北京、鄭州等地煤礦機械廠,一是要解決‘洋設備’消化不良的問題,二是要完成‘中國造’的任務。”

  中國煤層有厚、中厚、薄之分,不同的煤層需要不同的綜采設備。鄭煤機瞄準國內市場需求,對英國、德國綜采設備的核心零部件進行技術攻關,不僅一舉攻克技術難題,還順利完成本土化技術升級。

  1984年,世界第一臺中位放頂煤支架在鄭煤機研制成功。緊接著,鄭煤機又相繼攻克高位、低位放頂煤支架技術,各項指標達到了世界領先水平,還被推廣到了海外。

  將改革進行到底——“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

  歷史總是在關鍵節點給人們繼續前行的力量。

  20多年前,鄧小平同志到改革開放的前沿廣東考察,發表了著名的“南方談話”,掀起了新一輪改革開放的熱潮。此時,正值中國工業進入產能過剩時代,國家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大幅削減,煤炭、鋼鐵等國有企業虧損面已達52.2%。

  作為煤炭行業的下游產業鏈,提供機器設備的鄭煤機受到的影響更為劇烈:資產負債率超過117%,職工工資拖欠8個月……企業接近崩潰的邊緣。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看來,“南方談話”肯定了企業股份制的做法,為國企改革明確了目標和方向,就是建立產權明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不少人對鄭煤機的印象已是“全省的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破產。看到企業的窘境,技術人員最先流失。

  2000年,37歲的焦承堯出任鄭煤機新一屆領導班子“一把手”。“人都留不住,何談發展?咱們要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依靠改革來破解發展難題。”焦承堯在領導班子會上說。

  窮則生變,改革先從分配制度開始。當時技術人員里的佼佼者,現任鄭煤機設計研究院副院長的龔宇說:“技術人員的工資猛地漲了上去,走的人又都回來了。”

  干部,干部,不能一干上就下不去。鄭煤機開始推進以“競聘制、崗薪制、任期制、末位淘汰制”為主要內容的干部制度改革。坐在鄭煤機總經理的位置上,付祖岡坦言“位置不好坐”。

  進了企業的門,不見得一直是企業的人。用工制度改革開始后,不管協議工和合同工身份,只要干得不好,都按法律法規和企業章程辭退。“時間長了,大家習慣了,也都沒啥意見了。”職工李錫元說。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曼說過:“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既講節約,又講效果。”鄭煤機積極探索公有制經濟與市場經濟相融合的產權制度改革,從國有獨資、國有控股,直到A+H股上市,企業運營的體制機制不斷向市場化靠攏,煥發出新的活力。

  重裝上陣的鄭煤機,開始步入中國煤炭的“黃金十年”。“2000年企業營業收入不足1億元,2012年我們做到了120億元。”焦承堯說。

  開放倒逼改革——“敢于到世界市場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

  中國高端煤機市場曾長期被國外企業壟斷,核心在于電液控制技術受制于歐美煤機巨頭。“要想辦法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里。”鄭煤機人心里暗暗使勁。

  2005年,鄭煤機為國內最大的煤炭企業神華集團成功研制出4.5米液壓支架。“這是神華使用的首套替代進口的本土化產品,打破了國外煤機巨頭壟斷中國高端煤機市場的局面。”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張宏說。

  自此以后,鄭煤機連續保持了在世界液壓支架研發和制造方面的絕對優勢。6.5米、7米、8米……這項記錄不斷被刷新,直至2018年,神華神東煤炭集團上灣煤礦,高達8.8米的液壓支架“頂起了”世界最高的綜采工作面。

  鄭煤機掌握了國內液壓支架生產企業的核心技術,也具備了放手參與國際競爭的必要條件,自主開發的液壓支架產品開始進入俄羅斯、土耳其等國際市場。

  改革開放給人“闖”的勇氣。對于鄭煤機而言,僅僅是走出國門還不算闖,“世界那么大,要闖就闖‘高手的江湖’。”他們將目光瞄準美國和德國市場。

  美國穩坐世界煤機高端市場“頭把交椅”。鄭煤機煤礦成套綜采支架在塞內卡煤炭資源公司橡樹林煤礦調試使用,標志著中國煤機制造實現了美國高端市場零的突破。

  單一煤機產業猶如“一條腿走路”,很難抵御行業波動的風險。2017年12月,鄭煤機完成了對全球第一大汽車技術供應商——德國博世集團電機業務的收購,一舉成為世界領先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商。

  “河南國有企業要敢于到世界市場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不斷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向著具有全球競爭力、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進發。”省政府國資委主任李濤說。

 

   親歷者說    

  改革是決定命運的關鍵一招

  □鄭州煤礦機械集團董事長焦承堯

  鄭州煤礦機械集團用自身發展的探索和實踐證明了:改革是決定命運的關鍵一招。

  2000年以來,鄭煤機通過深化機制、體制改革,由瀕臨破產逐步發展為銷售收入過百億元的A+H股上市公司,推動了中國煤機裝備制造業國產化進程,產品還成功打入俄羅斯、印度、土耳其、越南、澳大利亞、美國、印尼等國市場,為中國制造爭了光。2013年以來,隨著煤炭行業形勢陷入低谷,煤機行業形勢急轉直下。盡管主要經濟指標絕對值仍是行業最好,但鄭煤機人居安思危,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積極“走出去”,成功并購亞新科、德國博世電機項目,跨入了萬億級別的汽車零部件市場,促進了我國汽車電機技術的革新,填補了我國沒有大型高端國際化汽車零部件制造企業的空白,也實現了“煤機+汽車零部件”雙主業驅動發展,為奔向“百年企業”夢想增添了新的引擎。

  40年光輝歷程,凝結了無數的艱辛、光榮與夢想。作為地方國企的改革先行軍,我們深知改革并非一勞永逸,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我們將不懈奮斗,持續深化改革創新,譜寫高質量發展新篇章。